当前位置:主页>明星娱乐>爆料>正文

[看星闻]艺考:离梦想最近的一次 离明星仍很远

2016-05-23 来源:阳光娱乐网 责任编辑:William 点击:

分享到:

艺考乱象:送辆奔驰才考上

每年的冬末春初,北电、中戏、中传及上戏几所名校开始热闹起来,因为艺考的大幕正式拉开,待考人数之多着实抬高了录取门槛,今年也被奉为“史上最难艺考年”。

小L刚刚度过了他人生中最特别的一个生日——来北京参加艺考的他,在结束了北电导演系的二试以后,在北京度过了他的十八岁生日。这个生日不仅意味着他少年时代的结束,同时也宣告了他长达两个半月的艺考之旅、遍及四座城市、多达十二个学校的艺考之旅暂时画上了一个句号,他第二天即将启程回到湖北老家,继续未完成的高三备战。而在艺考这条路上,小L只是千千万万艺考生中的普通一员。

2月底3月初,北京电影学院、中央戏剧学院、中国传媒大学及上海戏剧学院几所名校的艺术类招生考试同步拉开序幕。今年被称为“史上最难艺考年”,竞争十分激烈,表演和播音主持专业依然是考生报考热门,其中,中央戏剧学院表演专业报录比为108:1;中国传媒大学表演专业报录比更是高达172:1,再创新高。今年报考上戏的考生共有12000多名。每年最受关注的表演专业,今年网上报考人数为2866名,远远少于去年的4700多名。与此同时,表演系今年招生将招生40名,比去年增加15名,这意味着今年的录取率将远远高于去年。

part1

考生心态:“逃避高考”成艺考理由之一

艺考乱象:送辆奔驰才考上

艺考生道路上大抵有两拨派系,一类是“真爱”,热爱影视目标确定,一类则是“假情”,两个半月奔走为的是逃避高考,但他们都怀揣着明星梦。

“我想参加艺考主要是因为我家里有姐姐是做这个行业的,我算比较早就接触到了这方面,加上自己也喜欢看电影,看电视节目,看书,于是就决定把这作为一个方向。”

说这话的时候,小L正在首都机场候机,准备飞回湖北老家,而陪着他来艺考的妈妈就在他的身边。回到湖北当晚,没有了妈妈的旁听,小L在微信里承认,“其实还是有一点想逃避高考的想法啦。”

抱有不想高考心态的考生并不是个例,一名考生S说:“明星梦都是虚的,主要还是要考学。自己文化课成绩不太好,如果不选择艺考这条路,可能没办法考上心仪的大学。”另一位考生G则表示自己“从小热爱表演,很有明星梦,从中学开始就上各种艺能培训班。同时参加了中戏、中传和上戏的艺考。考完上戏之后,还会去北影考试。”考生D则认为“自己长得还不错,唱歌也算是特长,已经考了两年艺考,如果今年再考不上上戏,就准备念普通高校中的艺术专业”。

中戏导演系毕业的Y先生对当初为何要参加艺考的问题回答就很直接,“当时就是不想上高中,不想学数学,所以念的艺术职高,然后就艺考了。”Y先生代表了相当一部分艺术类考生的情况,尤其是表演、美术、音乐类的考生,这些专业往往需要考生具有一定的专业技能,所以大部分报考这些专业的考生完成九年制义务教育之后就要开始接受专业的艺术教育,高中三年的艺术教育结束,等待他们的就是高考。

某艺考培训机构的创始人张先生自身本身也是艺术院校毕业,他也承认最开始参加艺考的时候是怀着想要逃避高考的想法,“但是越接触这个行业这种想法就越少,而且一般出于爱好的考生要比逃避高考的考生考得好,现在艺考的文化课分数越来越重要,逃避高考的考生越来越少了。”

张先生说指的“文化课分数越来越重要”是国家对于艺考出台的一系列政策,其中就包括提高艺术院校文化课分数线,取消一部分综合类院校艺术专业组织校考的资格等等,这些政策的出台等于从另一个角度上提高了艺术类院校的门槛,而当没有“文化课降分”这样的诱惑后,艺考的吸引力也正在降低。张先生就很肯定的指出,现在艺考总人数下降趋势非常明显。因为大众关注的多是名声在外的热点院校,所以似乎这种人数下降的感觉并不明显,但对于曾经遍地开花的普通大学艺术类专业,就将面临着生源短缺的问题。

part2

资金投入:正式考试前已花20多万

艺考乱象:送辆奔驰才考上

近年,艺考培训机构逐渐兴起,一个月近万元的培训费成为常态,如此庞大的花销数字却依旧未能抵挡住艺考生的人流,反倒人流不息。

就在小L回到学校的时候,张先生和他培训班的艺考生们还在北京继续战斗。早上六点,张先生和同学们从他们集体租住的快捷酒店中醒来,匆匆洗漱,等待着租好的大巴车把他们拉去今天的第一站——中戏,中戏的考试结束后,还有国戏和电影学院的考试等着他们。

“眼下的考试形式和内容不参加培训班很难通过考试。”张先生很肯定的说。“因为其实艺术类专业有很多划分,具体到下属的艺术类专业还分很多,所以考生自己是很难全面的了解怎么报考专业、以及每个专业有什么侧重和特点的。”某艺考培训机构的老师赵先生如是说。“每个学校每个专业对学生都有不同风格的要求,每个专业的考试的内容也不尽相同,所以需要专业老师的指导。”孙奇在一旁补充。

毕业于知名艺术院校的张先生和赵先生走上艺考培训之路也是偶然。因为自己是艺术院校毕业,所以总有亲朋好友把准备参加艺考的孩子送来请他们辅导,往往考出来的成绩还不错,久而久之,他们就把艺考培训作为一个事业来发展了。“我们俩都是山东人,你也知道山东的考学压力要比其他地方大很多,我们从事艺考培训也是出于感恩,感恩艺术考试圆了我们的大学梦改变了我们的人生命运。”

从开始经营艺考培训班,张先生就一直做100人以内的小班,“我可以保证我们的师资全部来源于北电中戏国戏等一流艺术院校的优秀毕业生。”

除了依靠自己和身边朋友的艺考经验之外,他们每年都要在带考过程中做大量考题,分析通过的考生来积累数据。每年他们的一流艺术院和公办二本以上的综合类大学上线率都能在65%左右。为了保证上线律,张先生他们也提高了自己培训班的门槛,想要来报名的艺考生得先看文化课成绩和参加专业测评考试,对于不符合标准的考生,“会明确告知不适合我们的培训目标,可以去选择其他定位比较低的一些机构”,对于还要坚持他们参加培训班的,“我们会告知报考学校的目标要低一点。我说的仅代表我们的情况。”张先生强调。

小L在家乡上的艺考培训班规模就显然要比张先生他们的大很多,“我们一届差不多能有五百人,最少三四百人也是有的,” 小L说,“我们是分为编导和播表(播音表演)两个部分来上课,每年能考上比较好的学校的能有一二十人吧。”虽然这个比例远远低于张先生他们的65%,但依旧让当地的学生家长趋之若鹜,小L也表示,至少在他老家,没有太感受到艺考降温,“好像一年还比一年热。”

还有学生家长透露,很多地方上的艺考培训机构,老师都是一些省级艺术院校的毕业生,每年学校却能有几百万的利润,这些老师培训的内容千奇百怪,甚至连美容护肤都包括,但是照样有学生和家长为此买单。

专门在上海备考的女孩M透露,她为考试租的酒店式公寓月租每月6000,声乐和形体培训班每天300元,一个月近万元的培训费。考前还报了一个据说是上戏老学生开的突击培训班,只有三节课2000元。另一个考生F说,“从初中开始上各种培训班,费用已经20多万了。目前在北京、南京、上海等多地参加艺考,飞机加酒店费用就近万元。还是有想当演员的梦想,现在付出的多,以后总能挣回来。”每年大量的艺考生几乎已经形成了一个庞大的产业链。

part3

乱象:送出一辆奔驰才如愿考上

艺考乱象:送辆奔驰才考上

相比名校招生的公开透明化,地方性的艺校的招生情况就较为复杂了,上图为某地方院校考试时要求女考生穿比基尼备战。

Y先生当年艺考的时候,曾经想过“找找老师”,“还是担心会考不上嘛,想走走歪路”。他朋友同学的爸爸就在他报考的一个艺术院校里当老师,当时同学对Y先生表示可以帮他联系,开价40万,Y先生想来想去还是没有拜托同学帮忙,“因为全程都像是这个小姑娘自己想骗钱。”

小L也不太相信艺考里有潜规则这件事,“我们考试都是很正规的,像我去考中传的时候,进考场之前都是当着老师面关上手机再放进包里,就跟高考是一样的,我觉得这样应该没有什么潜规则了吧,就算有,你自己有实力也不会被影响。”

张先生他们倒是每年都会遇到学生家长来求帮忙“联系”一下老师的,“因为中国是人情社会,很多家长根据自己的生活经验觉得必须要送礼之类的,我们会给他们澄清这一误解,而且我们定位的是帮助学生冲击名校,名校的招生考试还是很透明的。送礼本身既违法,也不符合自己的亮相。而且绝大多数老师也不会收的,名校的老师都是有身份有地位的人。越好的学校招生越透明,潜规则越不可能存在,而一些新兴的学校情况就不是很了解了。”张先生补充道。

不过在Y先生上学的那几年,艺术院校老师出来给艺考生作辅导并不是什么稀罕时,“特别想考上的,就找老师辅导一下,那时候我还是在校生,在外面辅导艺考生也要一小时四五百,老师收一小时八百这不算贵,但也会有些不太富裕的家庭把这个说成要给老师送钱。”

也有直接送礼的,但是结果却大不相同。“有些小城市的土豪,找不到人瞎投钱,最后也没考上。也会有人为了这个跑到学校去闹,可闹也没用,闹也找不到骗你的人。”当然也有送礼之后考上的,Y先生的一个熟人就在送出一辆奔驰之后,如愿进入了他们学校的管理系。

Y先生就读的学校管理系相对于其他院系成立的很晚,“那就是一个富二代集中营。很多考不上别的系的人花点钱就能进去,当时也是特地为了照顾这些人才兴建的这个系。”在Y先生上学的时候,管理系也是学校最能闹的一个系,有他同届管理系的富二代同学,一进校就开路虎,每天组织夜店局,后来有一年春节前后,富二代同学突然失踪了,全家人急得不行,Y先生他们分析,估计就是嗨大了被抓起来了。

至于别的学校,Y先生坦言自己不清楚,“也听说有的学校进了三试要去小黑屋谈一谈择校费建设费的事,但鉴于我考那个学校的时候二试就被刷下来了,所以也没机会进小黑屋。”

除了掏钱之外,混个脸熟也算是艺考的“法外开恩”。Y先生的学姐汤唯就是在考了好几年之后,和老师混熟了最后进了学校。但是这样的情况也不算太多见,“像美院什么一考考好几年的挺多,但是中戏北电真不多,顶多也就是考个两三年,再考不上也就证明你真没这个能力。尤其是表演系,一年一年的帅哥美女那么多,年纪大了你自己都不好意思去考了。”至于有没有学校老师潜规则女考生的,Y先生感到非常匪夷所思,“都想什么呢?怎么可能啊。”

part4

未来:毕业后干本行的仅占一小部分

艺考乱象:送辆奔驰才考上

艺考因为其特殊性而获得众多媒体的关注,但它所谓的明星光环只是极少部分人的成功,大多数艺校出来的学生并不会从事相关行业。

小L参加了北电导演系的二试,但是他并不想成为一个导演,“我觉得我的性格不是很适合当导演,我也不想做纯艺术类的工作。”所有报考的专业里,小L最想上的是传媒大学的数字媒体专业和浙江传媒大学的编导专业,在他看来,学这样的专业能够学到“专业的技术”,他对未来的打算还是能够进个公司最好。“我姐姐他们公司找的都是全能型的人,什么都要懂一点,我觉得有一技之长还是好一些。”小L也承认,他参加艺考的原因之一是觉得毕业了好找工作,“我是学理科的嘛,然后我也不想做那些工科的工作。”

同样从事艺考培训的赵先生在北京电影学院念书的时候,最想做的是动漫游戏相关的策划,“其实现在也在做,艺考培训属于同时在做的工作,这个工作会有很多空闲时间留给你去搞创作。”张先生的艺考培训机构,在艺考之外“还从事着跟影视相关的其他工作。”

Y先生现在供职于一家传媒公司,过着朝九晚五的白领生活,而他的同学们,好多都改行了,有的嫁给了星二代去变成了主妇,有的在给地产公司总裁当秘书,还有一些干脆回了老家,“总之干本行的很少就对了。”

至于他的同学里前后几年到底有谁毕业之后走红了,Y先生想了半天,“最红的就是葛天了吧,她红也是因为嫁给了刘翔啊。”

每年参加艺考的学生千千万万,考上的几乎只是百分之一,而每年的这几百个考生中,毕业了最后在演艺界发展的只有一小部分,而成为明星的则更是一小部分里的极少数。这“极少数”,就成为了艺考最大的光环。

Copyright © 2007-2015 阳光娱乐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 by DedeCms